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书> 现代耽美>

意外成结/意外成孕

作者:欲晓 时间:2021-11-08 09:52 标签:生子 ABO 男男 年下 阴差阳错
你猜,被我爸发现未碰过的小情夫怀孕了,该有多震惊呢
  江错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江业成,
  其次是他豢养在“江花苑”里那个清高且冷血的美人,自己名义上的小妈——许澜意。
  文章设定是一个正常世界(只有被作者选中的幸运儿才可以分化[doge])
  “你猜,如果被我爸发现自己从未碰过的‘小情夫’怀孕了,该会有多震惊呢?”
  【你可能不信,这是一篇双洁的小妈文学。】
  占有欲极强的幼稚鬼年下小狼狗Alpha x 表面清冷大美人,其实拥有每天流水的屁股且可以Female(潮) Ejaculation(吹),发情和非发情期反差较大的Omega小妈
  【特别说明:1v1,虽然那什么多,但也走心,并非无脑肉】
  主篇:《意外成结》(连载中)
  cp:江错x许澜意
  副篇(姐妹篇):《意外情热期》(待更)
  cp:俞迟x宋挽星
  文案:班里乖巧内向品学兼优的班长,藏在课桌下的手正悄悄抚摸校服里大起的肚子……
  ABO - 阴差阳错 - 生子 - 年下 - 高H


第1章
  “我没偷东西!”
  狭小局促的蛋糕店里,围着零星几个看热闹的人。只见一名略比同龄人高大,五官硬朗的少年扬着头,丝毫不畏惧地瞪着眼前西装革履,面露厌色的中年男人,眼里透出与年纪不相符的坚定和傲气。
  男人未予理睬,只对旁边两位彪形大汉使了个眼色,两人迅速将少年牢牢钳制在中间。
  “我没有偷东西。”抵抗未果,少年又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眼神充满敌意地扫过面前的众人,像只受了委屈和威胁的小狼崽子。
  “带回去。”男人阴沉着脸,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从看着便很名贵的鳄鱼皮钱包里拿出几张红钞丢给前台的老板娘,转身出了店门。
  江错被带走时,手里还紧紧攥着刚刚争执时被撞坏的蛋糕。
  “把这破玩意儿丢了。”看着包装盒里撞散的劣质奶油,男人皱了皱眉,显然是担心这盒东西会弄脏自己刚买的宾利。
  两旁的保镖听到指示,不顾江错的反抗挣扎,直接扯过他手中的蛋糕丢入街边的垃圾桶,紧接着将人往车里塞。
  “放开!你们要带我去哪?!把蛋糕还给我!”看到自己好不容易换来的蛋糕被毫不吝惜地丢掉,江错恼怒得脖颈通红,虽然和同龄人相比,他长得还算高大,但毕竟只有16岁,以他现在的体格根本没法同时对付两个黑衣保镖。
  “江花苑。”男人的话并不是说给江错,而是说给正在驾驶座待命的司机。
  “好的。”
  车子启动,江错也被禁锢在了后排中间,坐在自己这辈子只在电视里看过的豪车中,他却突然觉得有些可笑,他预想过千百种见到这个男人的方式,却从未想过会是这种。曾经脑海中幻想无数次的温情画面被击得粉碎,江错最后像是放弃了抵抗,只是沉默地望着窗外,眼底还带着隐忍的怒意。
  *
  这是江错第一次踏进所谓的“江花苑”,也是第一次见到那个身型纤细,五官精致得让同性也会忍不住惊叹一声的男人——许澜意。
  虽然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但看到这个年轻好看的男人时,江错突然又有了几分希望。或许,他会听自己解释!
  然而很快,江错发现自己错了。
  许澜意这个人性格清冷得根本无法接近,不论看到什么听见什么,始终一言不发。后来江业成一个眼神,他转身走进了某个房间,出来时,手里拿着一根两指粗的麻绳鞭,递给了神情恐怖的男人。
  江错全程连一声闷哼都没有发出,任由鞭子落在自己身上。
  而许澜意,只是垂着漂亮的眼睑站在一旁,额前细碎的刘海挡住了部分眼睛,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从他没有任何想要帮自己的意思来看,他应该也相信是自己偷了东西。
  漂亮不过是表象,果然和江业成这个老男人沆瀣一气罢了。江错在心里冷笑一声。
  当鞭子上的毛刺摩擦过皮肉,鲜血从撕裂的廉价布料里绽开时,江错紧咬牙根,豆大的汗珠从青筋暴起的额头滚落,却依然没有发出一声痛呼。
  “知道错了吗?!”见江错不为所动,江业成盛怒不已,鞭子落得更重了几分,整栋房子只有鞭子带起的风声在回荡。
  “我没有错。”江错缓缓抬起头,眼神冰冷狠戾地望向江业成,“我要回孤儿院。”
  16年,他曾无数次试着与抛弃自己的父母和解,与内心那个孤傲的自己和解,他也曾天真地幻想过,如果父母出现在他面前,他会试着上前,给他们一个拥抱,假装轻松地和他们玩笑一句“下次可不要再走丢了”。
  这一切,在这一刻化成了可笑且不堪一击的泡沫。
  江业成不但没有半分抛弃自己的愧疚,还因为觉得自己让他丢了脸而在第一次见面就对自己残忍地挥鞭,根本不问明真相,不在意这件事到底是不是误会。看样子,没有什么比他的面子重要。
  这样的父亲,江错宁愿不要。
  “回那种地方做什么?再去偷东西吗?!既然回到了江家,以后就给我乖乖待在这里!想做我江业成的儿子,就必须改掉你这些恶习!”
  听到“恶习”这个词,江错可笑地朝男人啐了一口:“我不想在这里,也不想当你儿子,我要去找我妈!”
  见江错这般嚣张跋扈,一向高高在上的江业成再次暴怒,将人猛地一把推到许澜意身上。
  “以后他就是你妈!”说完,江业成看向许澜意,“你帮我好好管教管教他!”
  听到江业成的话,江错和许澜意同时怔住了。
  江错怔住,显然是因为“你妈”那两个字,而许澜意,大概是没想到江业成会把这个棘手的孩子丢给自己。
  房间顿时安静得有些诡异。
  “我过两天再来。”
  江业成似乎很忙,接了个电话便匆匆离开了。诺大的别墅里,只剩下许澜意和江错,依旧安静得可怕,只有一阵不知何处飘来的花香,香气清冷、若有似无,混着江错身上的血腥味,显得更诡异了几分。
  许澜意默默往后退了一步,不露声色地吐出一口热气。
  “你暂时住最里面那间房吧,衣柜里应该有新衣服。”许澜意说话间视线无意落在对方触目惊心的伤口上,表情变了变,随即僵硬地将目光换向别处,“药箱在最下面那个抽屉,自己处理一下伤口。”
  许澜意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冷淡,听不出太多的起伏波澜,说完便要转身回房。
  望着对付离开的背影,江错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几分不甘心。
  “我真的没有偷东西,蛋糕是我用手表换的。”
  闻言,许澜意停顿了一下脚步,没有回头也没有应声,江错见状,继续解释道:
  “昨天轻甜蛋糕店的老板娘明明答应了可以用手表换一个8寸的蛋糕,可是今天我去拿,他们给我的蛋糕却非常小,显然没有8寸!这样院里的弟弟妹妹根本不够分,所以我从柜子里拿了几个小蛋糕希望作为补偿,哪想到起了争执,他们就污蔑我偷东西。后来那个臭老头就出现了,还把我蛋糕丢掉了。”
  许澜意依旧背对着江错,没有任何反应。
  “今天,是小九妹妹的生日,”说到这,16岁的少年突然垂下了头,语气里带着几分泄气和内疚,那句“她还在等我拿蛋糕回去”在喉间哽咽了好一会儿,被硬生生吞了回去。
  双方沉默了一阵,许澜意像是听了,又像是没听进去,而后径直走进了房间。
  看见许澜意的反应,江错丧气地踹了一下桌角,却不想扯到了伤口,顿时疼得呲牙咧嘴,心里忍不住咒骂起这个冷血无情的“后妈”。
  只是他并不知道,许澜意这么急着回房间的真正原因……
  

第2章
  还是觉得异常燥热。
  许澜意略微焦躁地扯了扯刚换的睡衣领口,将房间空调的温度调低到22,体内却还是腾起一阵阵热气。明明吃过退烧药,却丝毫起不了作用,今天好像尤其难受,刚刚在外面,他已经尽最大的意志在忍耐。 Fxshu.org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