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书> 现代耽美>

小白花他不装了!

作者:山柚子 时间:2021-11-13 10:25 标签:甜文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因缘邂逅
十八岁的少年被养在无人探访的别墅里,皮肤白皙得仿佛瓷娃娃,如同美丽脆弱的菟丝花,站在门边翘首以盼——
许宁的到来。
谁都认为宋醉离开许宁活不了,包括许宁自己也是这么以为的。
许宁白月光回国了,他把宋醉打发去了自己小叔那儿,分手那天少年不哭不闹,他难得关心一句:“你平时在干什么?”
谁知少年慢吞吞开口:“雅思上八分,托福一百二以及收到世界名校通知书而已,你该不会真以为我天天站在门边等你吧?”
许宁:???!
*
分手后宋醉踏踏实实上学兼职,有天收留了个清贫男人,不知为什么对方身上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少年认真想过好两个人的日子,准备在学校旁边买栋便宜的小房子,后院种上满地的小玫瑰。
直到有一天——
他们在学校碰上许宁,他挑起眉还没来得及说话,许宁对着他身边的清隽男人毕恭毕敬叫了句:“小叔好。”
*
想看宋醉笑话的人怎么也没想到,那位有权有势的大人物甘愿每天在菜市场买菜搭公交,不动声色向狐狸崽崽递出高枝。
#我那么大个清贫未婚夫呢#
#本想自己努力奈何老天不给我这个机会#
注:1)小狐狸被老狐狸拐回家的慢热文
2)受对侄子没感情没发生过关系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醉,贺山亭 ┃ 配角:一堆 ┃ 其它:预收《当海王守寡以后》求收藏
一句话简介:对不起我只想学习!
立意:变成更好的人
作品简评:本文描绘了身世不幸的少年宋醉如何从泥泞里爬起来的故事,年少丧父被迫辍学都没阻挡少年想好好活下去的念头,在这条路上他遇上了许多朋友还有影响他一生的贺山亭,两人互相陪伴度过最艰难的岁月,在某一天以奇妙的缘分重逢,即便宋醉不知道对方是对自己最重要的人,两个人依然如过去般扶持着走下去,并影响身边的朋友积极乐观生活。该故事笑点与泪点相结合,情节慢热感情细腻,慢慢为读者讲述一个温馨的故事,人生总会经历风雨,但是我们会坚强前行,在顶峰相遇。

第1章 、第一章(捉虫)
  山柚子/文
  在沪市二代圈里任谁提起宋醉这个名字都沾着或多或少的鄙夷,谁都不怀疑他离开许宁活不了。
  “你是没见过被人指着鼻子骂他也不恼,只会木生生站着你面前,一点脾气也没有,好奇许宁当初为什么会看上他?”
  “许宁去西南玩速降遭遇山体滑坡,听说是宋醉背着许宁走了两天两夜才救活的,不然许宁命都没了。”
  “宋醉也算撞大运救了许宁,家里穷只读到初中,被许宁从贫困的村子里带出来,不过白月光回国了不知道许宁有没有后悔。”
  众人高高在上议论着宋醉,没有人为他说话,往往还会跟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
  六月末蔷薇花爬满青灰色的窗面,透明的日光从别墅天井倾下,少年坐在房间的椅子上安静看书,浓密的睫毛在脸上投下小片阴影。
  他从西南被许宁养在这栋别墅两年了,开始对方还每天来看他,如今许久没过来了,不知道对方在忙什么。
  正在这时房间的门被咚咚推开,他抬头望过去,金明神色焦急地走进来说:“白问秋回国了!”
  少年轻轻哦了声,依然坐在椅子上看单词书,金明忍不住问宋醉:“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
  白问秋是许宁的白月光,两人从小一块儿长大,两人还是高中同学,同宋醉相比一个天一个地。
  宋醉读到初中便没读了,白问秋在国外留学;宋醉出生在落后的西南山村,白问秋家世清贵衣食无忧;最重要的是许宁喜欢白问秋喜欢得要命,白问秋全家移民后两人关系才淡了。
  少年没有抬头。
  “天天看书有什么用。”金明加重语气,“再不上心就要被扫地出门了,以后连许宁的面都见不上。”
  金明对宋醉可谓是怒其不争,少年性子软得不像话,地位都要不保了还能安心坐在椅子上。
  少年终于问。
  “那怎么办?”
  “今天他们要过来,白问秋到了后你给他点颜色看看。”金明说,“跟他说离许宁远一点,对了打扮好点。”
  金明说完话立马在衣柜里找衣服,少年的衣服大多是白色:“这件太保守了,这件太朴素了。”
  金明最后找出来的是一件惹眼的湖蓝色衬衫,他把衬衫朝少年手里一扔:“这件还可以。”
  宋醉望着衬衫上发光的亮片沉默了,不过望着金明期待的眼神还是把衬衫换上了,他平时并不在意穿什么。
  在金明的督促下他走到别墅大门,因为没什么人上门,台阶上积了层薄薄的灰。
  不知过了多久一辆银白色的宾利从路面上开来,车身在大门边缓缓停下,车窗里映出白问秋的面容,眉眼弯弯有两个酒窝。
  白问秋从车上走下来,望见的便是身段清瘦的少年站在门边,肤色白得像瓷娃娃,眼睛算不上大但生得恰到好处,细长的眼尾上挑出一小片红晕。
  但漂亮的脸在大片刺绣的衬托下丝毫没有气质可言,闪光的亮片甚至有点呆,或许是出生在西南山村根本不会打扮,果然木头般的美人。
  而宋醉记起金明的嘱咐,走到白问秋面前,他拿不准该怎么凶白问秋,空气长时间沉默,没过多久许宁走下车。
  最后少年在许宁的注视下问了句:“你们要吃点甜品吗?”
  金明:…………
  *
  当宋醉先走回别墅拿甜品,跟上来的金明无语说:“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少年低下头什么也没说,金明望着怯生生的少年说不出再狠的话:“算了知道你是什么性子,凶人都不会凶。”
  “那白问秋长得还不如你呢。”金明望了眼客厅对少年说,“待会儿你坐他们中间听见没?多讲讲你们的过去,让他知道许宁对你有多好。”
  宋醉点了点头。
  他端着盘子走到客厅,记着金明的话走到两人中间坐下,白问秋是个体贴周到的人,不仅给他带了八音盒还给仆人们带了国外买的点心,连金明都再说不出苛备的话。
  白问秋接过甜品问:“你们怎么认识的?”
  “在医院认识的。”少年回答,“当时他在病床上休养,每天会给我讲速降的经历。”
  宋醉的话还没说完许宁自然接过话:“你还记得高中吗?当时看你喜欢就去学速降,没想到山体滑坡在医院休养了大半年,怕你在国外担心没敢告诉你。”
  少年抿了抿唇把即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怪不得许宁从没说过为什么会去西南速降。
  “难怪有段时间联系不上你。”白问秋不经意转移话题,“高中那时想做什么做什么,回母校看吴老师都退休抱孙子了,以前我还经常来这栋房子小住。”
  客厅的空气弥漫着躁动,宋醉感觉自己根本插不上话,如同故事里的旁观者,只能尽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对了你全家移民纽约去了,今年暑假你一个人在沪市。”许宁问向白问秋,“过来住怎么样?”
  “我不习惯同外人住。”
  白问秋推脱。
  许宁瞥见头低成鹌鹑的少年,想也没想说:“让他搬出去住。”
  白问秋问:“他可以吗?”
  听到白问秋的话许宁脸上浮现犹豫,虽然他对宋醉不上心,但毕竟名义上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少年性子怯懦从没出过别墅,在沪市人生地不熟的,不放心少年自己出去租房子住,出了问题怕不好交代。
  许宁突然想起来:“我小叔不是在沪市吗?我可以送他去我小叔的房子,有长辈照看不会有问题的。”
  在客厅擦玻璃的金明眼皮跳了跳,心说问题可大了,许宁这位小叔是有权有势的大人物,性情出了名的喜怒不定。 Fxshu.org
 

上一篇:24格的谎言

下一篇:闲云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