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书> 现代耽美>

许愿餐厅并不想爆火

作者:少地瓜 时间:2021-11-23 11:08 标签:甜文 美食 成长 种田文
一段扔硬币祈祷的视频突然在网上爆火,
众网友:“继往飞机发动机里扔硬币之后,国人连饭馆都不放过了吗?”
本地人:“那是本地知名梦想成真餐厅!”
“亲测有效,已升职加薪,问就是很爽。”
酷哥老板谦虚脸:“平平无奇小饭馆罢辽……”
话音未落,一食客狂奔而来,“中了,中奖了!五百万!”
网民:“……放着我来!”
文案二:
本想做个平凡的餐馆老板,硬是成了“祥瑞”;
本想当个单身贵族,硬是继承了外甥女这活蹦乱跳的遗产;
本想……那边的老师你等会儿,咳,留下一起吃顿饭不?
神厨老板攻VS温柔幼儿园老师受
美食养娃记!
治愈系小说,背负伤痕的人相互治愈的故事。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美食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廖初 ┃ 配角:面馆食客 ┃ 其它:美食,治愈,萌娃,甜宠
一句话简介:这餐厅比求神拜佛还灵验!
立意:用美食和亲情温暖人心,治愈伤痕
vip强推奖章
年轻有为却身患绝症的大厨廖初意外绑定系统,可以通过获取食客的满意值续命。酸甜苦辣咸,对应“喜怒哀乐忧”,在新开的餐馆里,他将食客们的感情凝结入菜,又以一流的烹饪技巧做出美食,安抚食客们疲惫的身心……本文是篇充满奇幻色彩的都市轻小说作品。能提取他人感情的厨师男主角,能让人长命百岁的系统,能帮助食客实现愿望的鱼缸,这些新奇有趣的设定,让本文在以美食抚慰人心的同时,多了一份意外和惊喜,许愿餐厅,没人能从这里瘦着出去!


第1章 盛夏午后
  盛夏的午后又闷又热,放眼望去空气都被扭曲,街上的行人集体变成挂炉烤鸭,分分钟晒出亮晶晶的油汗。
  巡逻的交警小王却伴着歇斯底里的蝉鸣拉起警报,开着扩音器喊道:
  “前面的白色别克靠边停车!”
  不等报车牌号,白色别克就温顺地停了下来。
  小王翻下摩托,屈指敲了敲驾驶座的车窗。
  降下来的车窗后露出张棱角分明的帅脸,像涌出来的凉气一样,微微带着点冷酷。
  然而小王比他更冷酷,手掌向上抬了抬,“驾驶证、行驶证!”
  车主很配合地交过来。
  副驾驶上坐着个三四岁的小姑娘,脑袋两边戳着一对小辫子,白嫩嫩一张肉包子脸,正好奇地望过来。
  小王冲她咧嘴笑了笑,“这是谁呀?”
  车主叫廖初,二十五岁,本该惨绝人寰的证件照愣是被他拍得像男模求职简历。
  回想起自己那不肯轻易示人的小本儿,小王莫名有些心酸。
  小姑娘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又大又圆,奶声奶气道:“舅舅。”
  说话的时候,脑袋上的呆毛跟着抖了抖。
  小王的心肝也被萌得抖了抖,“舅舅啊……”
  小姑娘忒可爱,他忍不住又细看了眼,嗯,外甥像舅,这话果然不假。
  说是闺女都有人信。
  证件核对无误后,他对车主道:“儿童上路要配备安全座椅,大中午头的,你这是带着孩子要去哪儿?下来。”
  小姑娘抖了下,怯怯道:“舅舅……”
  廖初从她周身的空气中捕捉到了淡淡的苦味。
  他的世界一直与常人不同:
  感情对他而言是具体的,有味道的,甚至可以碰触的。
  简而言之,像一盘鲜活的大杂烩:
  喜悦的甜,愤怒的辣,恐惧的苦等等。
  他用大手轻轻摸了摸小姑娘细细的辫子,“果果乖,没事。”
  手掌穿过去的瞬间,那些淡淡的苦涩就被挥散。
  安抚完孩子的廖初用留在车内的右手轻轻点了点还亮着的导航界面, “去商场。”
  小王显然很有原则,“去商场也……”
  廖初继续说:“买儿童座椅。”
  小王:“……”
  这显然是一个悖论。
  没有儿童座椅不能上路,但不上路就买不来儿童座椅。
  搂着旧绒毛熊玩偶的小姑娘吭哧吭哧凑过来,扒着车窗的模样活像伸冤的小可怜儿,“是真的。”
  小王:“……”
  这谁顶得住?!
  最后,小王一路护送着甥舅俩去了商场,亲眼看着廖初开始咨询才放心离去。
  走出去几步,他又回头看了最后一眼,那小姑娘似有感应,抱着廖初的大腿冲自己甜甜一笑,小手挥啊挥,小辫子晃呀晃。
  嗷嗷,小王心里酸得冒泡。
  我也想有个这么可爱的女儿!
  外甥女也行!
  廖初有点头痛。
  他并没有购买儿童座椅方面的经验,一个照面就被五花八门的产品晃花了眼。
  “进门——拿货——付钱——走人”的流程立刻宣告破产。
  果果一手搂着熊,一手拽着他的衣角,踩着小碎步亦步亦趋,像极了一只大壁虎。
  “好多椅子哦!”小姑娘瞪大了眼睛,仰视着前方安全座椅的世界。
  “嗯。”廖初点头,“喜欢哪个?”
  既然是儿童座椅,似乎也该征求下小朋友的意见。
  “先生您好,”一名导购笑着迎上来,看看他,再看看廖果,“是要给这位小朋友购买安全座椅吗?”
  廖初嗯了声。
  小姑娘眼睛都亮了,“给果果的?”
  是礼物吗?
  廖初轻轻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给果果的。”
  是礼物!
  小姑娘瞬间从小苦瓜变成了酸酸甜甜的糖果,浓烈的甜味一波接一波。
  廖初有些惊讶。
  小孩子的感情变化还真是快。
  只是一个椅子而已。
  果果是真的高兴。
  她没有爸爸,自从有记忆以来,妈妈就一直不舒服,娘儿俩不过勉强饿不死,哪敢奢谈什么礼物?
  就连这只小熊玩偶,也是她陪妈妈去医院时,对面的小姐姐给的……
  果果飞快地偷看了廖初一眼。
  她想啊,如果有爸爸的话,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
  不过她已经很满足啦。
  只要有舅舅……
  大灰狼就不会再来梦里吃自己了吧?
  廖初伸出手去,在距离她大约二十公分的位置飞快地做了个抓取的动作。
  一颗常人肉眼看不到的橙红色果实在他掌心迅速凝结,两头稍尖,形似柠檬。
  甚至味道也有点像柠檬,加了蜂蜜的柠檬,酸甜可口。
  做甜品或者直接泡水喝,应该都是不错的选择,廖初默默地想着。
  这就是最离谱的一点:
  常人看不见的感情他能,而经他手之后,感情果就好像实现从二维到三维的跨越,别人也就能尝到滋味了。
  导购笑了笑,“冒昧地问一句,先生做什么职业的,平时有什么用车习惯呢?安全座椅还是要根据车型来搭配比较好呢。”
  “厨师。”廖初说。
  确切地说是餐馆老板,今天开业。
  但前天晚上一通电话打乱了他的计划,也在他本就足够跌宕起伏的人生中狠狠搅了一把:
  多年未见的姐姐去世了,留下一个不满四岁的侄女。
  姐弟俩当初被遗弃,正是因为他们的基因缺陷。
  这是一种很严重又很罕见的疾病,具体表现为某一阶段后急剧的器官功能性衰竭,全世界已有记录也不过几千例,没有医药公司愿意为这么少的病人研发特效药。
  所以一旦被查出来,几乎必死无疑。
  就在今年年初,廖初忽然能听到一个声音,说可以帮他延续生命。
  原本廖初以为是过度劳累和潜意识的求生欲造成的幻听,但当对方精确地报出自己仅剩2年零1天3小时25分时,他动摇了。
  说起来,他能品尝到感情的滋味什么的,本身就很不科学。
  既然如此,再玄幻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Fxshu.org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