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书> 现代耽美>

禁止犯规

作者:吕天逸 时间:2021-11-24 10:20 标签:甜文 ABO 幻想空间 边缘恋歌
身为一级方程式的新星赛车手,叶辞一直饱受诟病。
  “孤僻冷漠,不近人情。”
  “疑似患有精神类疾病,这种人真的适合赛道?”
  “他不是真的热爱这项运动,竞速仅仅是他发泄暴戾情绪的手段。”
  ……
  霍听澜每每在媒体面前风度翩翩地护短,称自己的先生只是安静内向。
  成婚五年,他们相敬如宾,颇为和谐。
  直到叶辞在比赛中意外丧生,霍听澜才渐渐意识到……
  那不是安静内向,而是死气沉沉,在得到他的庇护前,叶辞已经历过太多痛苦的时刻。
  在思念中苦熬数年,霍听澜意外重生,这一年叶辞才十八岁,一切都来得及。
  霍听澜厚起脸皮,直接登门求亲。
  ……
  十八岁时,叶辞被认回豪门,伪装多年的Omega身份暴露,一纸婚书从天而降。
  在贫民窟流落多年,叶辞像团怕人的小刺猬,对婚约对象满怀戒心。
  幸而这仅仅是商业联姻,婚前协议中设置了大量禁止项。
  “禁止各种形式的语言骚.扰,包括但不限于……”
  “禁止主观故意的肢体接触……”
  “禁止……”
  霍听澜:“我是正人君子,你不必顾虑。”
  婚后。
  霍先生待叶辞百般疼爱呵护,修补了叶辞的一切遗憾。
  在外人面前不近人情的小刺猬,在霍先生面前渐渐比奶糕还软上三分。
  而随着小刺猬渐渐摊平,露出了软乎乎的小肚皮……
  霍听澜触犯了《联姻协议》第X款第1条。
  叶辞:“您能不能,稍微……注意一下呢?”
  霍听澜触犯了《联姻协议》第X款第2条。
  叶辞:“您怎么,怎么又这样……”
  霍听澜触犯了《联姻协议》第X款第……条。
  叶辞:“……”
  叶辞捂住后颈热痛的Omega腺体,缩进墙角,整个人都羞耻得红彤彤的:“没,没有冒犯的意思,但您是不是……忘了那份协议……”
  霍听澜眸光沉静地望着他:“嗯,忘了,很抱歉。”
  叶辞松了口气。
  霍听澜回身,慢条斯理地把联姻协议撕成了碎片。
  “忘了撕了。”
  “耽误我追求我先生。”
  重生套娃老流氓攻 X 一撩就化外硬内软受
  萌雷自见:
  1,攻重生,但视角主受。
  2,日常向小甜饼,不是竞技文,受不会再当赛车手。
  3,弱受,100%不掺水的弱受!
  4,年龄差12岁,主角开篇即成年。
  5,受是小结巴,后期能治好。
  6,不生子。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辞,霍听澜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说了禁止犯规你怎么没完了?
立意:通过学习将人生掌握在自己手中,学习改变命运。

第一章 白得纯情
  赛道终点,黑白格子旗翻卷如沸。
  比赛已接近尾声。
  驰过最后一处弯道,遥遥领先的仍是那位国际方程式赛事中罕见的亚裔赛车手,叶辞。
  这场比赛中他的表现一如既往,风格激进得近乎疯狂。
  曾有不止一位体育评论员对他极端的比赛风格给出过负|面评价。
  有人认为这位所谓的方程式新星具有一种镇静的自毁倾向,更有人直白地点明他看起来不是真正热爱这项运动,赛道为他带来的大概不仅仅是荣誉,更是某种暴虐|情绪的发泄。亦有小型网媒语焉不详地暗示叶辞疑似患有某种精神类疾病,加上这项赛事中少见的亚裔身份与Omega性别,以及他面对媒体采访时种种不近人情的傲慢表现……
  看台上,欢叫与嘘声连成一片。
  毁誉参半。
  不过这一切对叶辞而言全无影响。
  他驾驶的赛车呈磨砂黑色,通体碳纤维材质,边缘淡金跃动,如一支金丝勾缠的乌沉鸣镝,锐不可当,呼啸着冲破终点。
  VIP看台上,一位身形俊挺的男人不顾周遭嘘声四起,面带傲然微笑,起立鼓掌。
  休息室中。
  叶辞步履虚浮,踉跄着跌坐到沙发上,水淋淋的额发已捋至脑后,将那张春桃般粉融融的脸尽露了出来。
  对Omega而言,一场方程式比赛足以将体力完全透支。
  他已经连赛车服都懒得脱了。
  这间是叶辞的专属休息室,霍听澜关门落锁,拧开一瓶功能饮料,淡蓝塑料瓶口抵上叶辞湿|红|柔|软的唇瓣,喂给他喝。
  叶辞安静顺从,抬手扶住霍听澜腕骨,就着这个姿势喝空了一瓶饮料。一双眸子敛着,辨不出情绪,瞳色浅淡,像云烟微濛的远山。
  与霍听澜成婚五年,他一向这样。
  清冷,内敛,沉静。
  霍听澜知道叶辞仅仅是不善于表露感情,也清楚他孤僻内向的性格成因,虽有遗憾,但更多的是怜惜。在他眼中,叶辞就像一尊碎片修复成的陶瓷美人,看似刚硬,实则伤痕累累,脆弱易碎。成婚五年,他待叶辞悉心呵护,百般疼爱,可惜收效不佳。唯一能使叶辞郁结稍解的就是方程式赛车这一类竞速运动,或许只有在生死一线的极速刺|激中他才能切实感受到心脏的搏动与体内蓬勃依旧的生命力。
  空气中尽是叶辞香子兰型的甜腻信息素,混合着浸透了连体赛车服的汗|液,肆意挥发。
  这一站赛事已近尾声,为了不无谓损耗叶辞的体力,霍听澜已禁|欲多日。正当年的Alpha,饿狼猛虎一般,浸泡在伴侣100%契合的Omega信息素中,却只能生生压着火儿,温和地问一句:“缓过来点了吗?”
  叶辞点点头,不吭声。
  为了不过分刺|激到叶辞,霍听澜不得不极力压制Alpha的种种“恶劣”秉性去配合叶辞,不敢在他面前太不要脸。
  一个沉静内敛,一个温柔绅士,五年来他们一直相敬如宾,从无龃龉,婚姻模式稍显平淡,但至少和谐融洽。
  不能要求更多了。
  霍听澜丢开碍事的瓶子,欺近了,按住沙发靠背,用手臂将叶辞圈住,眸光炽烈地盯着他看了片刻,哑声道:“你发热了……这几天用抑制剂了吗?”
  叶辞摇了摇头,随即仰起脸,轻轻地,顺从地把他望着。
  多年默契,霍听澜明白这是叶辞暗示他可以彻底标记的意思。
  对叶辞来说,这已算得上相当热情的邀请。
  霍听澜低头,用薄唇碾上那两片湿|红,仍是强捺着冲动,细细地磨,耐心地撩|拨。
  叶辞睁着眼,眼珠像一双抛光的琉璃球,青溜溜,凉丝丝,乍看辨不出多少情绪,可仔细瞧,又分明是渐渐温软下来了的。
  “听澜……”
  他轻轻叫了一声。
  他无法表露出太浓烈的情感,只好用两根手指捏住霍听澜的钻石袖扣,孩子气地,依恋地,不许他走,也不许他远离,直到指腹磋|磨成妃红色。
  “听澜……”
  又是一声。
  两人明明离得极近,那嗓音却显得莫名渺远,犹如隔着厚重而无形的障碍向霍听澜求救。
  霍听澜亦应声将他抱得更紧,指腹捋过他汗湿的额角,呢喃安慰,尽力回应他的求救。
  抱紧,再紧一些。
  像徒劳地钳住一尾滑溜溜的鱼。
  可它终将潜入深海。
  ……
  三个月后,时年二十七岁的叶辞在一次比赛中意外丧生。
  他离世后,外界众说纷纭。
  不靠谱的,造什么谣的都有,匪夷所思,极尽博人眼球之能事。
  稍靠谱些的,说他受抑郁症及其他精神类问题干扰,导致比赛中的严重失误。
  亦有好事者挖掘出这位风评两极化的新星赛车手早年的不幸经历——
  幼年遭豪门生父抛弃,与母亲流落贫民窟……
  遭继父虐待毒打,导致语言障碍…… Fxshu.org
 

上一篇:临危受命

下一篇:危险人格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