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书> 穿越重生>

病美人替身不干了

作者:云初棠 时间:2021-12-02 10:12 标签:甜文 重生 爽文 天作之合
本文又名《病美人每天都在作死》
  沈郁真心爱一人,不惜拖着病体为他谋划、颠覆王朝,死后才知,他只是话本里主角受的替身,活该赔上一切成全那两人。
  重生归来,一身病骨的沈郁表示他不干了。
  这人,谁要谁拿去。
  他则是代替了庶弟进宫做那暴君的男妃,反正暴君不爱男色,况且他时日无多,进宫混吃等死也是死。
  进宫后面对人人都惧怕的暴君,沈郁该吃吃该喝喝,视暴君于无物。
  青丝披肩,双眸绯红,难掩一身戾气的暴君掐着沈郁脖子:“你不怕死?”
  沈·早死早超生·郁略略兴奋:“你要杀我吗?”
  暴君:“?????”
  本想进宫等死的沈郁等啊等,等来等去只等到百官上书请愿封他为后,并且那暴君还把他好不容易快要死的病给治好了。
  沈郁:“……”
  受:在攻底线死命蹦跶不作不死
  攻:唯独拿受没办法以至底线一降再降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郁,商君凛 ┃ 配角:《反派偏要为所欲为[快穿]》求预收 ┃ 其它:《暴戾太子的小人参精[穿书]》求预收
  一句话简介:替身?不存在的!
  立意:爱可以治愈一切
  vip强推奖章:
重生归来一身病骨的沈郁不想再重蹈前世殚精竭力为人筹谋最后落得个只是替身的下场,转而选择了另外一条不归路,入宫嫁给那个传闻中残忍嗜杀的暴君,没成想却被这个暴君给宠上了天,要星星不给月亮。本文文风幽默风趣,叙事流畅,看似骄纵咸鱼的沈郁却在一步步改变商君凛的命运,而商君凛也愿意为沈郁做出改变,一步步从暴君转变成明君,两人携手共创盛世山河的甜爽剧情,看得人欲罢不能。


第1章
  一夜大雪后,天地间仅剩一抹素白。
  熬着药的炉子发出“咕噜噜”声响,两个负责看护药炉的小丫鬟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突然,两个孔武有力的仆人走来,一句话不说端走了药罐。
  “喂!你们做什么?这是大少爷的药!”小丫鬟拉着身边人的手追了上去。
  她没注意到,随着离主院越来越近,身后丫鬟脸上某一瞬间露出的明显慌乱神情。
  门窗紧闭的卧房里,披着雪白狐裘的青年半倚在床头,时不时低咳两声。乌黑长发顺着脸颊滑下,肤色白皙到近乎透明。
  “身体好点了吗?都说了最近天气冷,让你平时多穿点衣服。”长子终于醒了,镇北侯狠狠松了口气。
  若长子在这个关头出了事,后果不是镇北侯府能承担的。
  “现在没有外人,父亲不必装模作样,我到底是因为什么病的,父亲真不知道吗?”青年斜斜看了镇北侯一眼,语调悠悠。
  “更何况,父亲究竟是担心我还是担心那位怪罪,恐怕只有您自己心里清楚了。”
  “沈郁!”
  “在呢。”一句话挑起了镇北侯的怒气,沈郁毫不在意。
  若是前世,沈郁还会顾忌一下与镇北侯之间的父子情分,重活一世,沈郁不打算为任何人委屈自己。
  “这件事由不得你闹脾气,这皇宫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镇北侯勉强压住怒气,劝道:“为父知道你心中不愿,若是旁的事,由着你性子去也便罢了,唯独此事,乃陛下亲口下旨……”
  沈郁敛眸,任镇北侯说的再冠冕堂皇,也掩盖不了他为了前途将嫡子送入后宫的荒唐事实。
  大桓皇帝商君凛登基七年,后宫空闲至今,劝帝王广纳美人的折子上了一道又一道,商君凛只当没看见。大臣们本来已经不抱希望了,某天上朝时商君凛突然下旨,要镇北侯之子入宫。
  商君凛登基后,行事越发暴戾,无人敢触其霉头,镇北侯更是连问都不敢问,在同僚或羡慕嫉妒或看好戏的目光中,匆匆回府。
  除了沈郁,镇北侯还有一个庶子,虽然大桓南风盛行,嫡长子嫁人为妻这种事却是没有的,于情于理,入宫的都该是镇北侯庶子,但这位庶子有个好娘如夫人,在镇北侯耳边吹枕头风吹得人动了心,将入宫之人换成了沈郁。
  谁也没想到,镇北侯真能将自己唯一的嫡子送入后宫,被告知消息的沈郁怒火攻心,直接晕了过去。
  沈郁记得前世也有这么一遭,只是那时候的自己不甘心镇北侯明晃晃的偏心,设计让如夫人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最终进宫之人还是他那位庶弟,重来一世……
  镇北侯还在滔滔不绝,他知道这件事沈郁难以接受。当今皇帝后宫空无一人不假,可皇帝的喜怒不定、嗜杀成性也是真的,沈郁是镇北侯府嫡长子,若不入宫,一样可以前程似锦,反观入宫,看似能独宠一身,但谁也不知道皇帝心里是怎么想的。
  沈郁听了一会儿,越发觉得没意思,镇北侯能不知道入宫的凶险吗?他只是不在意罢了,比起自己的前程,一个从小就不放在心上的儿子算什么。
  “我知道了,”打断镇北侯的话,“父亲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让我乖乖入宫,可以,但我有个要求。”
  没想到沈郁能这么快想通,镇北侯愣了一下,才道:“你说。”
  “我院子里有个手脚不干净的丫鬟,既然父亲来了,就一并帮我处理了吧。”沈郁躺在床上,语气不明。
  “丫鬟有问题你自己处理就是了,怎么让我来?”镇北侯不明白话题怎么突然跳到了处理丫鬟上,略有些茫然。
  他的嫡长子素来有主见,类似的事从来都是自己处理,让他帮忙还是头一回,一时间心情竟有些复杂。
  涉及到如夫人,当然要你来处理。沈郁心道,这一世他选择自己入宫,可不代表如夫人母子所做的事就能一笔勾销了。
  “少爷,药来了。”小厮端着药进来。
  药味弥漫,镇北侯皱了皱眉,让开一步,好让小厮将药端给沈郁,“你先把药喝了,有什么事等会再说。”
  沈郁从小身体不好,喝药更是家常便饭,闻着药味,神色不变地端过药,拿起勺子轻轻搅了搅。
  镇北侯见沈郁端着药不喝,眉头皱的得更紧了,刚想说什么,沈郁已经放下了勺子。
  勺子与药碗相碰发出清脆声响,沈郁冰凉的声音在同一时间响起:“将外面的人带进来。”
  两个丫鬟被带了进来,一个小厮手里捧着药罐。
  镇北侯不明所以:“这是做什么?”
  “父亲不妨让她们说说,自己做了什么。”云洛似笑非笑看着跪在下方的人。
  镇北侯视线移向两个丫鬟,两个丫鬟年纪都不大,年纪稍小些的丫鬟脸上充满了茫然,另一个脸上的神情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是害怕、瑟缩、惊疑不定。
  镇北侯神情严肃起来:“说,你们做了什么。”
  看似在问两个人,他的目光却始终落在神情不自在的丫鬟身上。
  丫鬟春雨低着头,用余光扫向半倚在床上的青年,触及到对方不带感情的目光,慌乱移开视线。
  “奴,奴婢不是故意的,是如夫人用奴婢的家人威胁奴婢,让奴婢在大少爷药里加东西,”春雨边说边不住地磕头,“奴婢不是自愿的,求侯爷、少爷明鉴,饶奴婢一命。”
  镇北侯不禁回头看向沈郁,他的儿子似乎对这个结果毫不意外,半阖着眼眸,看不清神情。
  转回头,镇北侯厉声道:“你可知,污蔑主子是重罪!你说是如夫人威胁你给少爷下药,可有证据?”
  “奴婢万不敢撒谎,”春雨额头已经磕出了血,颤抖着从怀里掏出一枚玉色手镯,双手托着举向头顶,“这是如夫人赐给奴婢的。”
  镇北侯偏了偏头,身后的侍从上前取了手镯,恭敬呈到镇北侯身前。
  那是一枚成色上好的玉镯,远不是春雨这样的丫鬟用得起的,镇北侯眼尖,一眼就认出这枚玉镯曾在如夫人手上出现过。
  “父亲若是不信,可找大夫来验药。”看出镇北侯的犹疑,沈郁开口。 Fxshu.org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