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书> 现代耽美>

和残疾巨佬闪婚后

作者:惗肆 时间:2021-08-27 09:24 标签:甜文 爽文 豪门世家 打脸
【1】施允南自幼被父母送出国,活得像没人爱的孩子,但他照样肆意玩乐,仗着样貌浪得不行~
  结果被长辈骗回国临时告知——他即将和骆家少爷联姻。
  “什么封建思想?就离谱!”
  施允南当晚收拾行李,打算次日逃之夭夭,结果一睡就梦到了不得的画面——
  他梦见自己的人生只是一本书里的男配,因为和穿书主角不对付,最终落得众叛亲离的局面。
  一切悲剧的开端,都是从他肆意逃婚开始的。
  睡醒后的施允南还没等回过味,结果就被人堵在了家门口——
  “施二少爷是觉得,我们骆家配不上你?”
  眼前的男人长着张天赐神颜,气质禁欲又出挑,全身行头皆是顶奢。连那双得依靠轮椅的长腿,都在施二少的审美点上疯狂跳舞。
  哦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是个听话的乖小孩!
  施允南假装矜持了三秒,然后小鸡啄米般点头,“配得上,当然配得上!婚宴定好了吗?老公~”
  男人盯着他的笑颜,微妙回答,“就今晚。”
  --
  【2】进了骆家后,施允南才知道——
  真正和自己订亲的那位骆少爷,逃得比他还及时!而替骆少爷上门提亲的男人,其实是对方的小叔、当今的骆家家主,骆令声。
  骆令声早些年被人设计,落得个腿脚不便的毛病,久而久之性情大变,旁人俱他、怕他、万般不敢接近。
  在所有人眼中,只有施二少爷是个例外——
  施允南性子又野又辣、遇事无惧无畏,当着众人的面就敢对着骆令声:“嗨,老公~”
  众人:???是我们打扰了
  【小剧场】
  施允南进入骆家没多久,就听闻骆令声心里藏着一个白月光。因为腿脚不便的毛病,他对白月光又爱又不敢招惹,眼睁睁看着对方远走高飞。
  施允南最开始不在意,后来明里暗里吃着醋,再后来——
  哦莫?白月光竟是我自己?
  ===【入坑扫雷须知】===
  1.施允南(受)x骆令声(攻)
  2.受先婚后爱,攻蓄谋已久,攻受身心皆只有彼此。
  3.同性可婚,攻的腿最后能好,别问,问就是晋江限定医学奇迹~
  4.专注主角CP,不拆不逆!所有配角出场皆是为剧情线服务~不会喧宾夺主!
  5.文笔小白,基本走苏爽文风,原书情节的设定有伏笔,后文都会慢慢揭秘,别着急KY。如果小可爱们不喜欢看——那就“撤退!快撤退!不包售后的哦~”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打脸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施允南;骆令声 ┃ 配角:温亦北、付子遇、原锐 ┃ 其它:专栏预收文《我和我自己灵魂互穿了》、《娱乐圈氪金巨佬》、《荒诞大陆》
  一句话简介:我原地:嗨!老攻!亲亲!
  立意:做人要脚踏实地,凭真本事收获美好未来
作品简评:
施允南是外人口中落魄的施家二少,一朝回国后,他被逼代表家族和骆氏少爷进行商业联姻。就在准备逃婚的当晚,施允南意外梦见自己的人生只是一本书里的男配,而命运转折点就在这次‘逃婚’。次日,改变主意的施允南抛弃了原定的联姻对象,直接找上传闻中性情阴狠、双腿残疾的骆氏家主骆令声进行协议闪婚,而后者竟也果断同意。直到婚后,施允南才猛然发现——自己居然是骆令声暗恋了八年的白月光。本文是反穿书套路的爽文,世界原住民攻受依靠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次次打脸穿书者和一众极品配角,人物性格塑造分明,打脸节奏全程在线!除此之外,攻蓄谋已久X受先婚后爱的超甜互动,值得一读!


第1章
  施允南刚回国,这一会儿正斜靠在过道上等待。
  年轻佣人端着茶盘从边上的书房里走出来,遇上他时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褐栗色的头发留得有些长,微扬的发尾恰好悬在脖颈两侧,中分的刘海挡不住他精致的眉眼。
  身上的衬衫没系最顶端的两颗纽扣,敞露出精致的锁骨,有种火辣辣的引人探究的性感。
  施允南察觉到佣人的注视,语气上扬,“你是新来的?看着面生。”
  昏黄的顶光映出他眸里的笑意,撩人于心。
  年轻佣人一怔,连耳根子都冒出了红,“二少爷,我……”
  还没等应答的话说出口,一楼就传来了细碎的闲聊声——
  “你们说,二少爷这个节骨眼上回来做什么?”
  “谁知道呢?回来还不是被嫌弃的份?都被送出国多少年了,这个家里哪里还有他的位置?”
  “我听说是公司内部出了问题,老爷打算把二少喊回来帮忙。”
  “帮忙?你可别说笑了,就二少爷在国外花天酒地的那副德行,他回来和三少争家产的可能性倒是大一些。”
  趁着饭点前的悠闲片刻,其余佣人都躲在一楼的杂物间低声闲聊,此刻声音源源不断地往上传。
  当年施允南的亲生母亲去世,不满八岁的他就被家里长辈送出了国。
  起初,施允南还会在假期回国,但家里很快有了新夫人,对方明里暗里表现出对他的排挤。
  施父表面维护,暗地向着那位后进门的妻子,就连一家之主的施老爷子,对他这位孙子的态度称得上冷淡。
  施允南念家的思绪越磨越灭,回国的次数也就越少。
  一晃眼,他就成了这个家里可有可无的人,连佣人都敢在背地里说起他的闲话。
  施允南将这些贬低言论听进耳朵里,眼里的笑意冷了下来。
  年轻佣人一慌,刚准备下楼制止,但施允南抢先拿起她茶盘上的杯盏,“我用一下。”
  做工精致的茶盏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轰得一声在一楼地面碎得四分五裂。
  楼下惹耳的议论声骤然吓停,佣人们纷纷从杂物间里跑出来查看情况。
  施允南单手撑在过道栏杆上,似笑非笑地警告,“你们不妨说得再大声一些?我保证下个杯子就砸在你们的脑袋上。”
  “二少爷?”
  背后嚼舌根,结果正主就在正楼上听了个一清二楚?
  佣人们心虚成一团,顿时慌乱地收拾起地上的残渣,不敢说出半个不是。
  咔嚓。
  书房的门再度打开,一位精神矍铄的白发老人从书房走了出来,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位中年男人。
  细看两人的眉眼十分相像。
  施允南淡淡开了口,“爷爷,爸。”
  这么多年的相隔两地,早就让他们爷孙、父子之间相隔陌路,只是人在家中,这名义上的称呼不得不喊。
  “刚刚发生了什么?这么那么大动静?”
  “没什么,只是有人嚼舌根闹得我不痛快。”施允南漫不经心地回答。
  施老爷子如鹰的目光审视着孙子,两三秒后才不满发令,“衣衫不整得像什么样子?纽扣系好再给我下楼吃饭。”
  施老爷子早年靠货运发家,从单枪匹马跑长途到大型货运团队,再到全国连锁的货运公司……施家能有如今的财富成就,都是一条一个车轮印子跑出来的。
  施老爷子当家掌权数十年,性格强势,即便到了现在,施家内外还都由他说了算。
  施允南习惯了对方严厉而冷淡的态度,随意拢了拢领口,等到两位长辈背对下楼后,他才对着刘海胡吹了一口气,跟着下了楼。
  餐桌边上。
  刚才还在嘴碎的佣人们这一会儿大气不敢出,全都老实站着。
  “爸,这是我亲自下厨给您熬的鸡汤,里面加了不少药材,大补呢。”
  一名穿着富态的美妇人从厨房走了出来,口中说着分外好听的话,跟在身后的佣人将汤煲呈上,她又迫不及待地替施老爷子拿碗盛汤,“来,您喝点,小心烫。”
  施允南端起酒杯,不着痕迹地盯着美妇人献殷勤的模样。
  对方是他名义上的继母,谢薇。
 

上一篇:不乖

下一篇:有效温柔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